你好,旧时光。-西安邮电大学 国防教育学院
进入西邮主页
首 页 学院概况 通知公告 新闻快递 理论热点 规章制度 学生园地 预科风采 你问我答 后备军官培养
学生园地
最新新闻
热门新闻 点击
 
    学生园地
你好,旧时光。
2016-06-09 13:55  

每一次经过生命里的悲欢离合都是生命赋予给自己的一丝微光,我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、舍弃了多少这样的光亮。  

上月,某个思想偷懒的时刻,无意记起了一句话,那是以前写在寄给一位朋友的明信片上的短句;还记得当时念了许多遍,觉得很符合自己的心境,就记在心上,并深以为不会忘。然而,晚上回到宿舍写起日记,想要去重复这句话的模样时,任自己拼命地去想、去回忆,就是没有半点印记,与之有关的记忆消失地彻彻底底。曾 一度标榜自己的记忆力很强大,却没想到是如此地不堪一击。  

之后,也曾试图去寻找这句话的踪影,却已然想不起一些有关它的来由和去向。  

"我是不是失忆了?”我不停地怀疑,也一遍遍地问自己。为什么明明记得很牢的东西还会突然忘却。而且是没有一点征兆的、瞬间的、猝不及防的。只记得当时莫 名而来的恐惧占据了内心,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,脸满是通红。短暂的遗忘缠绕的痛苦让自己惶惶不可眠,躺在被子里漫无边际地想着:最大的悲哀 或许就是如此,谁都救不了,自己也不能。我开始害怕时间,害怕遗忘。然而,遗忘最痛,痛未做梦。竟荒唐地想问老天爷,什么时候可以把记忆还给我。  

不堪其扰,于是我将痛苦的缘由诉于朋友。朋友告诉我,生活中的我们其实多少都曾遇到过相似的情况,不用紧张忧虑;你的那段记忆只是暂时性地出走了,它会回来的,只不过你要给它足够的时间。有些东西不必刻意去寻找,最好的最适合的往往会在你预计不到的时候出现。最后我口头表示认同,心里却依旧纠结。  

果然,在之后某天的某个时刻,那句话再一次冲击了我的神经,关于那句话的记忆是十二分的清晰:在哪里看见,寄给怎样的人,在哪里忘记。我很是兴奋,开心地自叹:“太好了,终于想起来了。”  

记忆自己回来了,我亦不任它自由出走。因为自己再也不想要尝遗忘的苦了。当这件事发生后,自己才突然意识到,一路走来,有多少记忆、多少感动,我已将他们抛弃在路上、遗忘在途中,曾经的人和事我还记得多少。回忆里的消失的那些时光啊,还回得来吗。  

一个人安静下来,不由地想起过去的一些人,一些事。然后默默地告诉自己,我的身边不再有他们,现在依旧的孑然一身。我也习惯了,在当下的时光里做着那些年 的梦:那些年,你的身边会有这样一个人,陪你嬉笑打闹,陪你一起走过内心的忧郁、愤懑,在街角聆听五音不全的自己唱青春的歌。曾经过去,只怕是人 去夕阳斜,亦颇有“落叶时节未逢君”之感。看着通讯录里的那些人,已不再有立即拨号的冲动。愈来愈明白,你我都有彼此的生活,而且我们的生活,间隔那么的 大,距离那么的远,让我已经看不到重新交汇的可能。于是,我只能默默的关注着你们,却不敢以曾经的身份打扰你们现在的生活。  

有时候,时间就是这般残酷,即使希望尽力挽回,即使希望用力握住,那些被自己珍视的东西仍旧会离去。决绝,没有一丝留恋。  

每一场悲欢离合皆是生命赠与的微光。我错过了很多,舍弃了很多。只是,我又是多少人生命中转瞬即逝的微光,在他们的行色匆匆间,也曾被毫无在意地舍弃在一旁。  

人,一直是健忘的。常常忘记了故事的开头,也记不清故事的结尾。我们忘了再忆,忆起来再忘。在如此循环中度过或长或短的一生。  

我们喜欢用萍水相逢来形容被自己铭记的微光,却不知晓,有多少口口声声中的微光已经在不经意间,从自己的指缝间、眼角处、嘴角边浅浅绕过,如此悄无声息。  

曾经无数次想起过那样一个夜晚:和一个朋友走在校园里,一边说着话聊着天,一边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,我们的笑声穿过静谧安详的晚风婉转在操场上方的月色 里。那晚的月光虽然微弱,但曾照亮过我心底无数个黑暗难熬的夜晚。或许将来的某年某月某日,我们两个人都不再记起这样的场景。彼此形同陌路,再也不会有相 知相识时的熟悉,如同操场上从我们身边擦身而过人——相逢之时,无非是“你好”;离别之时,无非是“再见”。  

想到这里,未免心生一阵悲凉。  

以前我想过要成为别人生命里的微光,不炽热,但温暖。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可以尽可能帮助到他们,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或许这也他们会一直记得我,而不是将我也舍弃在他们的青春时光里。  

后来他们说: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  

于是,我便不曾希望自己成为一道光,照亮别人的世界。永远不会,也不愿成为别人生活动的布道者。在我而言,每个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的方向,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记得自己生命里的微光。每个人也都会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,然后沉溺其中无法自拔。  

那些迷茫的岁月,如今依旧继续着它的步调。就是这样。我成不了别人的微光。相反我却很想拥有一束微光(哪怕是从被舍弃的微光里撷取的一束)——可以照亮我的忽隐忽现的记忆,我的暗淡无光的生活。  

我想,我不知道微光对于你们来说是怎样一种概念,也不知道你们记得多少,忘了多少。于我而言,那些微光是那些年我一路走来的见证,见证成长,见证改变;也 是我真实经历过的事和陪伴过漫长岁月的人的缩影;多想谢谢那些和自己,一同穿越许多喜怒哀乐的时光,年岁间的青春和自己一同奔跑而过的所有 人。纵然他们已慢慢地被我所遗忘,或许只因为他们不那么轰轰烈烈铭心刻骨罢了。可是,那些真实的、微小的、被我舍弃的微光,但愿有一天再次拾起的时候,依 然可以感动自己;但愿能在梦醒来之前,想要抓多紧,就能抓多紧。  

人来人往。遇见了,错过了。我们失去了多少,又剩下了多少。  

时光荏苒,那些年曾被舍弃的微光,你们还好吗?  

关闭窗口

西安邮电大学国防教育学院 版权所有: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郭路2号 邮编:710121   技术支持:泽瑞通信